“原来,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并非贬孰小人,尊孰君子。

一旦以己度人,跌入小人的深渊,只如井中之蛙。

凡人凡事皆以吾心中尺所度,受之者,自然做了勉为其难的君子。”

吕马童弥留之际这般思量,长舒了一口气,总算安详了。

评论

© 蒙季 | Powered by LOFTER